?
患者激光治近视失败患精神病 医院怪其眼珠乱动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7-03    

  昨日上午,49岁的巩义市鲁庄镇农民刘武阳站在该市唐氏眼科医院门前,说起儿子的遭遇,潸然泪下。刘武阳的儿子叫刘国峰,现年21岁,原在巩义市第二高中读书。2006年高考结束后,刘武阳带着儿子到该市的唐氏眼科医院咨询,“当时医院的主任唐铭禧检查后说,手术保证能治好近视,术后视力能达到1.0”。

  当年的6月17日,刘国峰在该院做了准分子激光手术,费用3300元。术后,刘国峰发现情况并非如唐所说。“原来说几天就能恢复,但复查后,发现孩子眼睛出现了散光和远视”。刘武阳开始一次次找唐铭禧追问原因,但唐总是推托,并表示一年后若不恢复,免费再做手术保证治好。

  在这期间,刘国峰因为高考不理想,复读了。2007年高考后,刘国峰被沈阳化工学院录取。考虑到孩子就要去外地上大学,刘武阳再次和唐铭禧协商。“他满口答应再做一次手术,但不愿意按我们的要求去郑州做,而是执意要去焦作。”刘武阳说,唐铭禧承认第一次手术就是由焦作医院的医生做的。2007年8月,双方赶赴焦作进行了第二次手术。

  第二次手术后,刘国峰视力更差了。“到大学后,孩子看不清黑板上的字,哭着往家里打电话。”这让刘武阳十分焦心,又去找唐铭禧,这次,唐推荐刘国峰去沈阳医科大学检查。“医生说孩子的角膜太薄了,谁都不敢再做手术。国峰后来又去了北京同仁医院,检查后的结果也是没法再治疗。”刘武阳说,年仅20岁的儿子在沈阳举目无亲,眼睛又看不清东西,只好在大学生活刚刚开始几个月后退学回家。

  退学回家后,刘国峰整日不出门,不见人、不说话,动辄就大发脾气,今年6月12日,刘国峰被无奈的家人送进了河南省精神病医院。

  刘武阳向记者展示了刘国峰在沈阳、北京等地检查、治疗的收费单据和处方笺,沈阳化工学院开具的退学证明和省精神病院的入院交款收据。

  刘武阳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唐铭禧曾派出中间人,答应赔偿,价格从1万元升到6万元,但就是不给个说法也不愿承担全部责任。

  昨日上午,记者赶到位于巩义市汽车站附近的巩义唐氏眼科医院时,被告知唐铭禧刚刚去了卫生局。

  记者致电唐铭禧,他在电话中表示,刘国峰进行第一次手术前的双眼视力都是0.04,一般来说,准分子激光手术治疗后,可以达到1.0的视力。刘国峰后来复查,结果是双眼视力0.5,虽然有进步,但跟预期的1.0有差距,“这不能说手术失败,导致手术不理想的原因是他手术中不配合,眼球转动。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做过保证恢复到1.0的承诺”。

  唐铭禧承认第一次手术不理想,因此在2007年8月曾将刘国峰送到焦作进行了第二次手术,“这是我们对患者负责,这次手术后,刘国峰的双眼视力分别达到0.8和1.0”。

  “刘武阳说你曾找中间人,答应给他赔偿,如果手术成功,为什么要赔偿呢?”“他一直来吵闹,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……”

  “是谁给刘国峰做的手术?他的眼睛有没有受到损害?”记者就这两个问题询问唐铭禧时,他表示自己的手机没电了,过会儿解释,随后结束了通话。